京劇舞台上的表演是虛擬、抽象的,也就是假象與意象的聯合運用。舞台上雖空無一物,但藉由演員的身段、表演使觀眾體會到實物的存在,如:車、船、轎、馬等,均是運用簡單的道具來象徵實物的存在。就如同戲曲唱念中所描繪的景色雖然是看不見的,但通過演員表達的唱詞和念白中,對景物的描述形容來引發觀眾的聯想、產生景物的形象感。其中也包括音樂和聲響效果的作用,比如雨聲、雷聲、風聲、鳥鳴、馬嘶等等。 這些程式化的表演,其真實性不同於生活的真實,但一切卻又都源於生活,且更為典型及誇張,如:哭、笑等。

另外舞台上時空的表現手法,也是相當高明的。演員以摹擬生活中的形體動態來表達景物特徵,以這種形體動作的舞蹈語言來觸發觀眾的聯想,而產生戲劇演出中所要求的景物形態。如由開門、關門、上樓、下樓、登山、涉水、餵雞等,以及對烈日、風、雪等自然現象表現於形體動作以觸發觀眾的聯想。景物形態之所以能通過聯想而產生,在於這種形體動作--舞蹈語言--對生活形態的動作摹擬是具有一定的真實感的,它的動作尺寸、距離、高低、部位基本上是準確的,是生活形態通過藝術摹擬的再現。而且還要求不同角色對同一景物的形態摹擬,或是同一角色對某種景物的先後摹擬必須一致;因此這種虛擬的表演不是完全生活中的真實,而是經過加工的藝術的真實,他們的動作必須是舞蹈化,節奏化的,他們的語言必須是音樂化的;更重要的,這種虛擬的表演必須要以情帶景,以情生景,做到情景交融。而不是單純地來表現環境和景致。

除了上述演員以形體動作所發揮的以外,"龍套"在戲曲景物中的作用,也可以屬於這一範疇。 "龍套",是由演員扮演儀仗、侍從、衛士、宮娥、衙役、士兵等角色,四人或八人為一堂,組合成護衛的形式,以顯示帝后、將帥、各級官員等不同身份和地位。同時,又由於他們的服飾、扮相,手持道具的不同,以及他們站立的部位和排列組合成不同的場面,可以顯示不同的環境特色。因此"龍套"也成為構成場景的重要成分,同"切末"一樣起了構成環境的實質作用。"龍套",不但有這種構成場景的功能,而且由他們在戲曲舞臺上所形成的不同隊形排列與運動,又可以形成不同場景的變換。如 : 兩隊敵對雙方的士兵,分別於舞臺的上下場門以"二龍出水"的動作列隊出場,造成兩軍對壘的敵對陣勢,構成作戰的戰場環境等等。同時,因為這種構成場景的條件是龍套演員的形體動態,他們在舞臺上的運動,造成場景隨之而變換,他們運用隊形的排列、行動的組合、運動的節奏等等而創造出不同的氣氛和情勢。

京劇中的程式更為成熟、靈活多變,且具有可塑性。不僅使舞台生活舞蹈化,音樂化,節奏化,而且形成了規範的表演元素。這是因為京劇的表演程式是在長期的舞臺實踐中和豐富紛繁的社會生活中高度提煉的表演藝術。它比如唱腔板式的安排,嬉笑與哭怒的方式,開門、關門、騎馬、登舟、乘車、坐轎、開打、水鬥、上山和上下樓等等都有一套完整的,相對固定的表現方式。我們把這些程式根據劇情巧妙地連綴起來就是一出完整的戲。京劇就按行當化分成了四種大的不同類別的表演程式。也可以說行當把程式分成四種大的類別和許多小的類別。比如在化妝上,嗓音上,服飾上每個行當都有自己的特點。花臉有花臉的臉譜,丑角有丑角的臉譜。比如同是唱腔和念白,不同的行當就有不同的唱法和念法;同是一個動作,或者是同一個"雲手"的動作,不同的行當,也就是不同的人物,就有不同的方式,由於角色的心情不同,環境不同,運用的技巧不同,因此給觀眾的感覺也是截然不同的。可見,程式是固定的,不但因行當要有所區別,運用起來也都是千變萬化的。由此可知,京劇豐富的表演程式在表現劇情和刻畫人物形象中都是取之不盡的;而運用程式的方式方法也是變化莫測的,只要演員掌握了程式運用中起承轉合的法則,按京劇藝術表演的規律進行藝術創作,就會在京劇舞臺上創造出更多鮮活的藝術形象。

如此靈活的舞台,雖沒有如西方華麗的佈景及道具,但卻經由演員的唱唸、情緒的表達、過場、佈景的轉換、音樂節奏、龍套的變化等等,就更換了地點與時空,這不禁令人讚嘆我們祖先的智慧啊 !

京劇又把歌唱、音樂、舞蹈、美術、文學、雕塑和武打技藝融彙在一起,是"逢動必舞,有聲必歌"的綜合藝術。它不像歌劇、舞劇、話劇,用歌、舞、話一個字就可以囊括了。它是在數百年的形成過程中吸取了民間歌舞,說唱藝術和滑稽戲等各種形式經過長期組合。我國戲曲在數百年的歷史中形成了"以歌舞演故事"的表演特徵。每一個演員都要精通唱、念、做、打、舞等各種表演技巧,並通過這些技巧來塑造出各種類型和各種性格的藝術形象;創造出喜、怒、哀、樂、悲、恐、驚等各種情感的意境。正是這豐富的藝術表現形式及其鮮明的形象化的藝術語彙,所謂"言必歌,動必舞",比如我們的演員在舞臺上的最為簡單的臺步,也就是走路,都要具備嚴格的舞蹈規範並配合著音樂和鑼鼓的伴奏,使其具備鮮明的節奏感。什麼樣的情緒,什麼樣的鑼經,配合什麼樣的腳步,都是統一安排的。演唱時,演員也不能像歌唱家一樣動口不動手,歌唱時不僅要配合著優美的舞蹈動作,載歌載舞。而且要表現出鮮明生動的人物性格和情感。同時在化妝,服裝等舞臺美術方面還要表現出人物的鮮明個性和身份;在運用眼神和面部表情方面也要做到"眉目傳情",在音樂方面,不但打擊樂有表現各種意境和情感的鑼經,在管弦樂中也有渲染各種氣氛和各種心情的曲牌和豐富的表現手法;舞蹈以及造型(亮相)、武術和各種翻跌動作也都要結合人物和劇情。一個京劇演員以他的四功五法,做到能說會唱,能歌善舞,能打會翻,能哭會笑,既是歌劇演員,又是話劇演員,既是舞蹈演員,又是翻跌武術能手,這樣就使我們的觀眾在語言之外,從音樂、形體和美術方面受到啟發和感染,同時也使我們從一個動作中感受到舞蹈和音樂的優美,感受到節奏和造型的力量,當然更重要的是藝術語言的感染。應該說,這也是我們的京劇與西方的歌劇、舞劇、話劇、默劇、音樂劇的不同之處。

抽象的藝術形式 戲曲的起源 角色 化妝 切末 行頭 場面 訓練 關於本站 網站地圖

楊舒晴Introduction Movie